博客专栏 | RSS订阅 | 微信订阅 | 网易云阅读订阅 | QQ邮箱订阅 | 今日头条订阅 中商网 -打造中国企业资讯全方位平台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商讯 » 正文

楚水散文二篇

2018-08-14  来源:  作者: | 人围观 | 评论:

  楚水:

  楚水散文二篇:

  一 生态文明

  凌晨一场噩梦,惊醒半身凉汗。特别是发生在我老家阜平的某省委要官拒绝检查的事件之后,总让人心有余悸,如果类似检查的事情,让自己也撞到枪口上,会是怎样的结果呢?

  楚某绝对遵纪守法,小学的时候,绝对不敢在别人家的黄瓜架里偷摘一根黄瓜,记得邻居家曾有一棵鸭梨树--也是周围的十里八村的唯一一棵,鸭梨是当时最好的美味,无论结多少,从来也没有能够等到彻底成熟的时候,因为,刚开始可以吃的时候,就有小伙伴们开始偷摘了,而我经常是眼巴巴地看着他们而望梨止渇,从来也偷摘过一个。初中的时候,宿舍旁边就是花生地,如果不客气地说,楚某算是为数不多的没有偷拔过花生中的一个。然而,那么又为什么害怕开车检查呢?连梦见开车检查,都惊出一身冷汗。

  楚某离开老家已近三十年,在老家多少还有一点点人缘。乡亲们总愿意将自己偶得的山间野味送点给我,比如搂草打的野兔,下套抓的山鸡,甚至还有不经意抓住的石獾??都是一片盛情,让人不好拒绝。如果真的遇上检查,问题岂不出来,据说野兔都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了,更何况石獾呢?一但查出来,肯定责任不小。

  久居北京,老家的大山似乎远了。记得小时候,谁家抓住了野兔,套住了山鸡,都是让人羡慕的事情。这么多年,我只遇上一次见人抓石獾,石獾类似野猪,在山上打洞很深,人根本无法进去,唯一的办法就是用烟熏,当獾被熏的将近窒息的时候,才会从洞里逃出,反而被人抓住。在本来就缺油少肉年代,偶尔能吃上一块獾肉,别提多么享受了。

  然而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。过去让人羡慕的事情,现在,有许多已经被法律明文禁止了,如果自己仍然刻舟求剑在某种回忆里,而忽略了现在,势必会酿成大错。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,生态文明要求我们,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。比如一只野兔,乡亲们送你,你高兴而慷慨的收下了,他们还有能去打第二、第三只,势必会造成恶性循环,如果坚决不收呢?还用担心被检查出来吗?所以,凡事要从我开始,从自己做起,才能杜渐防微。

  程颢云:"天所赋为命,物所受为性"。过去的传统观念认为:世界万物,乃上天所赐,取之以道,用之于道,就是道法自然。现在看来与生态文明的理念已经完全悖离了,如果不及时修正,极有可能出现,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,不妖其身 ,必妖于人的结局,而千里之堤,往往多会溃于蚁穴。所以,学会严以律己,才是最好的养生法则。


1.jpg

  二 驴唇之与马嘴

  --谢灵运与徐霞客

  楚某读书不求甚解,经常张冠李戴,偶尔也会刻舟求剑,缘木求鱼,且且乐此不疲。

  谈及山水诗,自然会想到谢灵运,然而,其代表作,至少我并不耳熟能祥,而且还经常与徐霞客混在一起,谁知道这一混淆视听,竟相差了1202年,也就是说一下子把王羲之与王铎相提并论为"二王",想来虽然驴唇不对马嘴,倒也有趣,让人偷笑不得,又不得不偷而笑之。

  然而,谈及谢灵运,又不能不谈及驴唇书。驴唇书不是写在驴唇上的文字,也不是佛教上说的驴年马月,却与佛教大有关系。据饶宗颐先生考证,具有魏晋风度的谢灵运先生谙悉梵文。除著有大乘或小乘佛教心得的《辩宗论》外,还著有论述梵语梵文字母的书《十四音训叙》--这就是饶公考证的驴唇书,首次翻译成汉译时为《普嚁经》,是较早的佛家经典。

  而“达人所之未达,探人所之未知”的千古奇人徐霞客先生与驴唇书应该关系不大。这位大丈夫当朝碧海,而暮苍梧云游客钟情山水,有道家之风范,而少释家之佛骨,故而,应该不会对《普嚁经》的驴唇书感什么兴趣。而我却以谢灵运的驴头,以对徐霞客的马唇,岂不是关公战秦琼,乱点鸳鸯谱吗?类似王铎之于王羲之,却又不尽然。何也,因为,日本人称"二王",基本上就是指王羲之与王铎。现在,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,王羲之基本上已经近乎于一个美丽的传说了,随着王建之、王隶之的墓志出土,人们与传说中的王羲之、王献之越来越近了,如果二人的墓志得以出土,想当年郭沬若与高二适之争,岂不大白于天下吗?真理与真相,有时候就是一张窗纸的距离。

  驴唇之于马嘴,如喝碑酒之"歪门邪倒",闲言之碎语,倒也有趣。偏偏是刚才兴高采烈,天马行空了半天,却因为骑艺不佳,中途落马,成了半匹死马,让人好不恼火。就好像农民看着即将收获的粮食化为灰烬,劳动变成徒劳,能不沮丧么?总算是伟大领袖曾经教导我们:

  不要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,暂时放弃延安,我们将得到整个天下。

  丢了半篇自鸣得之的文章,又有什么了不起,比放弃延安呢?有时候需要忍痛割爱。况且楚某也不是王羲之,丢失又不是一字千金的《兰亭序》,其实就是兰亭又若何哉,也是唐代的伪作。传说中的美丽,远比不上真实的不美丽。所以说,驴唇就是驴唇,马嘴就是马嘴,更能秀色可餐,不信试试,一盘红烧驴唇,清炖马嘴,绝对肯定是美味佳肴。


标签:
[!--temp.pl--]